你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明星流质变现日渐泛滥 乱象如何管理?专家倡议

更新时间:2021-09-03

  “粉丝经济”突起监管滞后导致明星流量变现乱象专家倡议

  依法规制

  明星无底线流量变现行为

  ●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明星应用流量拓展“贸易幅员”。流质变现让明星获利宏大,同时也呈现了带货产品为赝品、所开餐厅卫生脏乱差等问题

  ● 在演艺圈流量转瞬即逝的情况下,明星以及明星背地的资本都急切盼望尽快将流量变现,用流量获取最大的经济利益

  ● 明星流量变现乱象,极易影响青年一代树破正确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构成崇尚金钱主义、吃苦主义等毛病思维

  ● 明星流量变现应该朝着规范化、法治化的方向发展,虽然商家借助明星开展商业活动无可厚非,但不能仅盲目追求流量和商业利益,罔顾法律规定和道德底线

  □ 本报见习记者 孙天骄

  □ 本报记者 陈 磊

  买衣服认品牌,因为是自己爱好的明星所代言;吃饭认餐厅,因为是自己崇敬的偶像开的店;锁定直播带货,由于要为“哥哥”冲销量……近年来,越来越多明星利用粉丝的这种心理,通过直播带货、线下开店等方式变现流量,获利巨大;同时也涌现了带货产品为假货、所开餐厅卫生脏乱差等问题,引发社会关注。

  多位业内专家近日接收《法治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这实在是明星的一种变相广告行为,在互联网的放大效应之下,明星所领有的粉丝、关注度等象征着商业价值,从而催生出以流量为基本的新型商业模式。

  专家们表现,明星流量变现应该朝着规范化、法治化的方向发展,商家借助明星流量或明星直接以自身流量开展商业活动本无可厚非,但不能盲目追求流量和商业利益,罔顾法律规定和道德底线。流量变现涉及的领域广、种类多,对流量变现的监管也应该多层次、多角度,相关部门应当统筹调和、综合施策。

  流量变现渐成趋势

  渠道种类越来越多

  唐菲曾在一家知名玩具公司的市场部任职,她的工作需要常常和明星打交道。

  “我们公司当时处于扩大市场、晋升知名度的阶段,抉择与明星配合,可以利用其知名度疾速翻开市场。”唐菲说,公司的主营业务是“盲盒”,会在某一个IP系列上新品时邀请明星录制“拆盲盒视频”。

  唐菲和团队的“作业”就是做好明星的背景考察,在成本可控的范围内邀请流量最大的明星,“重视的就是明星带来的流量”。

  “咱们还要对有效流量进行辨别,明星流量大小,不仅要看粉丝数目,还要看一个周期内的互动量以及粉丝活泼度。”唐菲说,从产品销量上看,后果吹糠见米。

  记者查问看到,该公司官方购物旗舰店标示的价钱,一整套盲盒最低708元。

  这只是近年来越来越多明星利用流量拓展“商业疆域”的一个缩影——

  一批明星投身餐饮行业,薛之谦、陈赫、包贝尔等开火锅店,林更新开烤肉店,郑爽开炸鸡店,关晓彤开奶茶店……

  明星直播带货也渐成风尚。今年“6·18”期间,淘宝统计明星直播排行,20位著名艺人榜上著名,林依轮、胡可和朱丹分辨在三个领域名列第一主播。

  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传授任超也留神到,明星流量变现已经成为娱乐圈一种新趋势。据他察看,在“流量至上”的驱使之下,流量已经成为权衡明星影响力的相对因素,并最终影响其商业价值。在这种情形下,流量高的明星天然吸引更多商家,从而赚取高额的代言费、带货费等,流量变现也更高效便捷。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敏长期关注和研讨影视娱乐行业的法治建设。她先容说,明星流量变现逐步浮现两个特点:明星流量变现的渠道越来越多,从从前主要借助传统媒体,到现在互联网化、新媒体化,如直播平台、社交软件等;明星流量变现的种类越来越多,从过去重要通过广告代言产品,到当初通过直播带货、开网店、开公司等。

  只顾利益忽视责任

  诸多方面影响恶劣

  8月24日,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管局发布违法广告典范案例,首个案例为脱口秀演员李诞发布违法广告案。

  据海淀市监局介绍,李诞在其个人微博号发布品牌女性亵服广告,含有“一个让女性轻松躺赢职场的设备”等内容,案牍内容低俗,有辱女性尊严,对其作出行政处罚,没收违法所得并罚款共计87万余元。

  明星流量变现裸露出的问题可见一斑。

  尤其是明星餐饮店,虚假宣传、环境卫生、食品德量等方面的问题更是层出不穷。今年7月,湖南卫视主持人杜海涛创建的火锅品牌“辣斗辣”,其一家加盟店被花费者投诉火锅汤菜中有苍蝇。随后,该店因卫生状态不合乎尺度、苍蝇乱飞、无经营允许证等问题,被当地市场监管部门责令停业整改。

  一些明星的直播间也成了被投诉的重灾区。去年11月,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双11”消费维权舆情剖析讲演显示,消费者负面投诉的重灾区即有直播带货,包括脱口秀演员李雪琴等人“刷单”、流量造假等。

  还有明星代言的一批P2P名目爆雷一直。如汪涵代言的爱钱进App因守法违规已经结束营业,且以非法涉嫌接收大众存款罪被刑事侦察。

  中国政法大学教学、北京市影视娱乐法学会常务副会长刘承韪告知记者,一些明星只顾流量变现获取利益,疏忽了经营、代言中本身的义务,轻易给社会、行业、粉丝等多方面带来负面影响。

  “前一段时间,全部影视娱乐行业越来越多的明星不务正业,将精神放在商业代言、流量变现方面,赚快钱、赚大钱,粉丝在过错领导下群体狂欢,导致一系列不理智的行为,如互掐互黑、应援骂战等。”刘承韪指出。

  杨敏说,明星执着于流量变现不利于文明娱乐行业的健康发展,可能导致该行业专一于获取流量和发展“粉丝经济”而造成娱乐作品质量降落、行业凌乱等。假如错误此乱象加以限度、加强监管,将导致评判明星价值的标准滑向商业价值、流量价值,而不是明星自身的专业素养、优良作品等。

  “明星执着于流量变现,粉丝盲目消费、连续为流量买单的行为,使局部公司不再关注产品质量及中心竞争力,而是将大笔用度投入到产品代言费、宣传费上,还可能影响经济秩序的健康运行。”杨敏认为。

  在任超看来,因为崇拜乃至盲目崇拜,一些粉丝尤其是低龄粉丝会对明星代言的产品、所开餐饮店无前提信赖,容易被明星包装所蒙蔽,缺少对产品质量、餐饮安全的苏醒认知,反过来还会放纵明星代言产品、明星餐饮店忽视质量。

  《2020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应用情况研究呈文》显示,我国未成年网民加入粉丝应援比例达8%。杨敏提示说,明星流量变现乱象,极易影响青年一代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造成崇尚金钱主义、享乐主义等错误思惟,对这一乱象亟须严格整治。

  流量变现有“推手”

  违法成本低收益高

  为什么明星流量变现日渐泛滥?

  在杨敏看来,明星通过多种方法将流量变现,本质上是一种收回投资的行为。打造一个流量明星,对明星身后的资本方来说,需要消费伟大的经济本钱;对明星自身来说,也需要破费巨大的时光成本。

  “明星及资本方通过粉丝的买单行为取得巨大回报,又有更多的商家乐意通过明星影响力来进行推广、宣传、销售等,如斯轮回,终极导致当下演艺圈明星越来越追求流量,明星流量变现乱象越来越常见。”杨敏称。

  在任超看来,跟着去年影视行业的一些调控政策接踵出台,包含影视剧数量的减产、投资项目标缩减以及针对明星“限薪令”的发布,明星的收入受到一定影响,有些明星通过畸形演艺活动进行流量变现的渠道不够畅通,尤其是流量明星无奈通过作品打出本人的着名度,只能依附粉丝的购置力。

  任超认为,在演艺圈流量转瞬即逝的情形下,明星以及明星当面的资本都迫切愿望尽快将流量变现,用流量获取最大的经济利益,而代言、开餐饮店和直播带货都是将流量敏捷变现的方式之一。同时,品牌商通过邀请流量明星代言,也可以通过其流量吸引粉丝大批购买公司产品,进步产品销售量,这对流量明星以及品牌商、直播平台而言都是互益共利的操作。

  杨敏说,“粉丝经济”的崛起及监管的滞后性,是明星执着于流量变现的主要起因。“粉丝经济”使明星可以将其影响力转化为实切实在的多种收入起源,直观地扩展了明星的收入;而对“粉丝经济”、流量变现这种新模式,目前的监管还存在一定的滞后性,导致明星流量变现下的违法成本很低但收益巨大,最终明星流量变现在娱乐行业愈演愈烈。

  推动规范化法治化

  流量变现有章可循

  针对一些明星无底线的流量变现行动,国度已经实行一系列管理措施。8月27日,中心网信办宣布《对于进一步增强“饭圈”乱象管理的告诉》,提出撤消明星艺人榜单、优化调剂排行规矩、严管明星经纪公司等十项办法,解决“饭圈”乱象问题。

  杨敏以为,明星流量变现应该朝着标准化、法治化的方向发展,商家固然借助明星发展商业运动无可非议,但不能仅盲目寻求流量和商业好处,罔顾法律划定跟道德底线。流量变现波及的范畴广、品种多,对流量变现的监管也应当多档次、多角度,相干部分应该兼顾和谐、综合施策。

  她分析说,从法治的角度来看,对演艺圈流量变现乱象进行法律规制、完美行业自律规则非常必要,做到“艺人管理有法可依,流量变现有章可循,行业自律有约同心”。只有构建完善的法律法规、行业自律规则,明白明星的行为标准、从业规模,加强对流量明星的管理,哪些行为可为,哪些行为不可为,提高超星流量变现的违法成本,才干有效规制流量变现乱象。

  刘承韪提议,可以在现有法律框架下对明星流量变现问题进行规制。因为流量变现问题实质是变相广告行为,就是在销售商品或服务,可以被纳入广告法的监管范畴中。除了虚假广告、广告代言的问题之外,如果明星涉及让粉丝出钱、募资,就有可能涉及非法集资问题;如果明星通过个人开店、以个人品牌售卖产品,则涉及交易合同以及产品质量的责任承当问题。同时,执法部门也应答可能存在问题的明星流量变现行为加大监管力度。

  电影工业增进法规定,演员、导演等片子从业职员应当保持德艺双馨,遵遵法律法规,尊敬社会公德,遵守职业道德,加强自律,建立良好社会形象。“像这样准则性的条款,能够起到必定的统摄作用,但将来须要进一步说明实用,转化为一些详细规定,对行业起到规范和引领作用。”刘承韪说。

  任超认为,演艺圈要健康发展,必需对变现流量进行有效监管,回归到把社会利益放在首位的轨制本位,准确对待“流量”和“明星”间的关联,两者诚然有其市场的价值和主要性,但不管是影视产品仍是明星代言产品以及明星餐饮店等,都应该以追求高品质为目的。

  “相关市场监视治理部门应该踊跃实行对明星代言产品、直播带货产品以及明星餐饮的监管职责,履行更加严厉的监管措施,尤其要侧重对其产品宣扬问题、产品保险问题进行常态化检讨,争夺在问题造成实际迫害之前就进行查处和改正。”任超说,对明星虚伪宣传、食物平安问题等要依法加大处分力度,倒逼其器重质量。

  专家们还提出,可摸索出台专门的娱乐法对明星流量变现乱象进行规制,其中的违法处分措施不仅可以包括罚款、行政扣押等,还可以从流量角度动身,对违法明星由主管部门进行通报批驳等,下降粉丝对其信任度,从而有效地规制相关行为。 【编纂:房家梁】